爱习首页 找服务商 找顾问 提问题 学知识

关注官方微信

免费电话
24小时在线咨询
请输入您的电话,座机前请加区号
  • 财税合规资讯

    跨境电商财税合规

    商业计划书

    商业计划书范文

    估值/市值

    企业价值评估
  • 爱习财务> 企业知识 > 知识产权 > 知识产权法规 > 江小白商标7年之争,最高院终审判决商标权归江小白 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江小白商标7年之争,最高院终审判决商标权归江小白 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时间:2020-01-06 18:53:49 作者:浏览:270次 字号:

    历时7年,“江小白”商标之争,终于落下帷幕,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江小白商标归属江小白酒业,从商标申请,到商标转让,商标异议,商标异议复审,无效宣告,到知产院一审,二审,高院终审,走完了中国商标申请完整的全流程。小编整理一下整个历程,希望对您有帮助







    江小白.png

         江小白商标胜诉申明.jpg

       2020年1月6日,江小白公司的一张声明,公司于1月3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最高法维持一审判决,撤销了商标评审委员会此前做出的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的裁定,并要求委员会重新裁定。冲这份公告里可以看出有人欢喜有人愁。一个商标怎么会7年之久,官司打到最高人民法院才做出终审判决,具体经过是?

    江小白33类商标申请详情图.png

    江小白商标申请图.png

         诉争商标号为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由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格尚广告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请注册,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3类酒等相关商品上,其专用期限至2023年2月20日。2012年12月6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受让人为新蓝图公司;2016年6月6日,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该商标转让至江小白公司名下。


     江小白公司跟新蓝图公司的关系,江小白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陶石泉,其也系新蓝图公司原法定代表人。


      2016年5月,适逢江小白公司受让该商标受理阶段,江津酒厂针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其主要理由为新蓝图公司是江津酒厂“江小白”酒产品的经销代理商,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违反 2014年实施的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而后,原商评委作出裁定,宣告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


       随后,江小白公司不服原商评委被诉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称江津酒厂无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其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使用过“江小白”商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撤销了原商评委被诉裁定。


         原商评委、及江津酒厂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随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针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支持原商评委裁定,撤销了一审判决,驳回江小白公司的诉讼请求。


        江小白公司不服二审判决,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6日作出如上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依据四大理由撤销二审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下称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


      首先,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先使用诉争商标。江津酒厂主张其在先使用诉争商标的证据绝大多数为诉争商标申请曰之后形成的证据,涉及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相关行为的证据有江津酒厂与他人的销售合同、产品送货单等。如江津酒厂在本案中提交的销售合同虽然有森欧公司的公章,但该合同显示的签订时间早于工商档案显示的森欧公司的成立时间,而且江津酒厂也认可该合同签订时间系倒签。再如根据江小白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再审证据即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出具的笔迹鉴定意见,江津酒厂向森欧公司送货单上制单人“刘之丹”、品名“江小白”字样与江津酒厂提交的其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新蓝图公司,现已注销)的送货单上制单人“刘之丹”、品名“江小白”字样的笔迹非同一人所签。

    在存在上述疑点而且没有发票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上述证据无法证明江津酒厂在先使用诉争商标。


    其次,虽然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存在经销关系,但双方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也同时约定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权利归新蓝图公司所有。


    最后,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合作期间的往来邮件等证据证明,“江小白”的名称及相关产品设计系由时任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在先提出。


    综上,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江小白”商标并非江津酒厂的商标,根据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江津酒厂对定制产品除其注册商标 “几江”外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并不享有知识产权,新蓝图公司对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侵害江津酒厂的合法权益,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

    商标使用证据在诉讼中重要性:

       据不完全统计,江小白酒业在申请再审和再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多达73份。其中包括,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关于白酒行业OEM定制合作模及“江小白”白酒产品的说明函、定制合作期间“江小白”产品、纸套实物照片及视频截图、关于新浪博客账号“江小白”的企业认证信息、关于QQ号139928805的注册信息等,用以证明新蓝图公司与江津酒厂就“江小白”产品是定制产品合作关系,不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15条规定的代理或代表关系,且根据双方的合同约定,“江小白”商标也应归新蓝图公司所有。

        江津酒厂也不示弱,向最高院提交了39份证据。其中一份证据用语用于证明中国酒类流通协会没有权利出具关于合作模式的证明,江津酒厂已针对上述证明向该流通协会发出律师函、向有关部门投诉、提起诉讼,该协会存在违规行为,业务主管部门对该流通协会已脱钩,不能监管。

    重点:

    除了互相举证,值得一提的是,在江小白提供的大量证据中,有8份证据是要证明江津酒厂提交的定案证据及其他证据涉嫌伪造,并存在虚假陈述等问题。

        基于双方提供的证据,最高院分析如下:江津酒厂在本案中提交的销售合同虽然有另一家公司的公章,但该合同显示的签订时间早于工商档案显示对方公司成立的时间,且江津酒厂认可该销售合同签订时间是倒签。除了该销售合同的签订时间对不上,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里有送货单的制单人签名笔迹也非同一人所签。

        此外,在江津酒厂一审法院开庭后提交的审计报告中,“‘江小白’白酒2011年4月至2013年1月销售额为367032.05元,销售毛利为165325.20元”。后在江津酒厂提交的其于2012年2月15日与宝兴玻璃公司签订的购买“我是江小白瓶”的合同金额为69万元,远高于审计报告统计的销售额和销售毛利,也进一步表明无法认定该审计报告的真实性。

        由此,存在过经销关系的新蓝图公司和江津酒厂在定制产品的开发中,关于知识产权的争议终于尘埃落定。从中可以看出江小白公司经历7年,从北京知产院判决,到二审的失落,再到终审,如果江小白公司在成立之初,就重视商标,以及推行知识产权管理规范体系,可能不需要这么坎坷,关于江小白商标,后续会持续关注。希望江小白商标案,能对大家有所启发,结尾,小编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检索到目前申请了1954件商标。江小白商标.png

       注册商标看试简单,实际上,非常考验专业性,从商标申请前的检索,到商标申请中,以及商标下证后的维护,以及商标品牌保护。防御策略等。有商标相关问题,可以留言。或者在线点击联系。






    来源:

    您想说点什么吗?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